心雨室 / 刑事审判参考... / 《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分类索引 ——刑...

0 0

   

《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分类索引 ——刑法分则篇之二: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2017-09-22  心雨室

编者说明
1.由于同一案例可能涉及数个罪名,因此同一案例可能在不同归类中多次出现;
2.指导案例连载的时间跨度长达16年,在此期间,由于刑法、刑诉法及司法解释的颁布、修订和变更,案例的指导意义可能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请各位同仁相加比较、区分,灵活运用指导案例;
3.浙江十一选五_[官网首页]转载请联系编辑,并在正文首部注明作者及来源刑事辩护参考(xsbhck)。
故意杀人罪【第二百三十二条】
【第9号】王征宇故意杀人案——驾车致人死亡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19号】王勇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有严重过错的杀人案件应如何处理?
【第35号】宋有福、许朝相故意杀人案——农村邻里纠纷引发的故意不明确的侵犯人身权利 案件应如何定性?
【第36号】罗登祥抢劫、故意杀人、脱逃(未遂)案——对在抢劫过程中杀人(致人死亡)的案件如何定罪处刑?
【第37号】胡斌、张筠筠等故意杀人、运输毒品(未遂)案——误认尸块为毒品而予以运输的行为应如何定罪?
【第40号】叶永朝故意杀人案——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正当防卫权应如何理解与适用?
【第41号】张栓厚故意杀人案——犯罪后由亲属送司法机关归案并在一审宣判前如实供述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
【第42号】张杰犯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投案后未如实供述罪行但有抢救被害人情节的应如何处理?
【第43号】刘加奎故意杀人案——因民间矛盾激化引发又被害人有一定过错的案件如何适用死刑?
【第49号】李典故意杀人案——限制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杀人如何处罚?
【第50号】杨政锋故意杀人案——驾车故意挤占车道致使追赶车辆车毁人亡的行为?
【第58号】阎留普、黄芳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具有多种法定从轻、减轻、免除处罚情节和其他酌定情节的如何具体量刑?
【第80号】王洪斌故意杀人案——到公安机关报假案与自动投案的区别应如何把握?
【第104号】王彬故意杀人案——盗窃自己被公安机关依法查扣的机动车辆的过程中致人伤亡应如何定性?
【第105号】梁小红故意杀人案——对故意杀人后为掩盖罪行而写信勒索钱财并恐吓他人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132号】曹成金故意杀人案——间接故意犯罪是否存在未遂形态?
【第152号】阿古敦故意杀人案——对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应如何处罚?
【第153号】计永欣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后又取走被害人财物的如何定性?
【第171号】李春林故意杀人案——为逃避债务故意杀人后又拿走被害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98号】王志峰、王志生故意杀人、保险诈骗案——为骗取保险金而抢劫、杀人的应如何定罪?
【第222号】李林故意杀人案——二审法院能否采纳出庭支持抗诉的检察人员超出抗诉书范围提出的抗诉意见?
【第240号】张怡懿、杨君故意杀人案——公安机关待犯罪嫌疑人分娩后再采取强制措施的,能否视为审判时怀孕的妇女?
【第241号】张义洋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亲属报案后,由于客观原因没能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但予以看守并带领公安人员将其抓获的,能否视为自动投案?
【第242号】王元帅、邵文喜抢劫、故意杀人案——犯罪中止与犯罪未遂的区别?
【第254号】冉国成、冉儒超、冉鸿雁故意杀人、包庇案——如何理解和认定事前通谋的共同犯罪?
【第259号】陈宗发故意杀人、敲诈勒索案——将被害人杀死后,以被害人被绑架为名,向被害人亲属苈索钱财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第261号】李小龙等被控故意杀人案——特殊防卫的条件以及对“行凶”的正确理解?
【第341号】李洪前故意杀人案——人民法院判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赔偿,应当实行全额赔偿的原则
【第343号】王某故意杀人案——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中的“证据不足”应当如何理解
【第344号】官其明故意杀人案——如何判定行为人的犯罪故意
【第362号】贾淑芳故意杀人案-—在被害方有明显过错的杀人案件中对被告人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363号】周文友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正当防卫中“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
【第369号】孙传龙故意杀人案——亲友带领公安人员抓获犯罪嫌疑人能否认定自首
【第370号】李宁、王昌兵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之间的界限
【第380号】王建辉、王小强等故蒽杀人、抢劫栗——对共同故意杀人致人死亡的多名主犯如何区别量刑
【第388号】于爱银、戴永阳故意杀人案——受杀人犯指使将小孩带离现场能否构成共犯  
【第393号】闫新华故意杀人、盗窃案——对既具有法定从轻又具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应当慎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401号】魏建军抢劫、放火案——抢劫过程中致人重伤昏迷,又放火毁灭罪证致人窒息死亡的,是抢劫致人死亡还是故意杀人
【第408号】陈卫国、余建华故意杀人案——对明显超出共同犯罪故意内容的过限行为应如何确定罪责
【第431号】彭崧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吸食毒品后影响其控制、辨别能力而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
【第439号】:韩正连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交通肇事转化为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
【第449号】余华平、余后成被控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故意杀人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450号】蒋勇、李刚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共同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
【第458号】吕升艺故意杀人案——最高法院复核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量刑适当,但定罪不准的,可以直接改判罪名并核准死刑
【第号465】刘兵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自动投囊中的“形迹可疑”
【第474号】吴江故意杀人案——如何处理因恋爱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
【第475号】颜克于等故意杀人案——“见死不救”能否构成犯罪
【第476号】赵春昌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的自首
【第490号】肖明明故意杀人案——在盗窃过程中为灭口杀害被害人的应如何定性
【第506号】赵东波、赵军故意杀人、抢劫案——预谋并实施抢劫及杀人灭口行为的应如何定性
【第511号】张俊杰故意杀人案——同事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件应慎用死刑
【第512号】杨飞故意杀人案——对于被告人拒不认罪且无目击证人的案件,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第521号】王乾坤故意杀人案——聚众斗殴既致人死亡又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22号】翁见武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报警后又继续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构成自首
【第523号】陈金权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案件能否由人民法院作为自诉案件直接受理

【第554号】房国忠故意杀人案——醉酒状态下实施犯罪,量刑时可否酌情考虑导致行为人醉酒的原因
【第555号】胡忠、胡学飞、童峰峰故意杀人案——如何确定雇凶者与受雇者的罪责
【第556号】刘宝利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被害人过错
【第565号】闫光富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通知后到案,但在公安机关掌握部分证据后始供述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第566号】卜玉华、郭臣故意杀人、抢劫案——共同抢劫中故意杀人案件的认定和处理
【第579号】吴金义故意杀人案——物证提取不全或来源不清案件的证据审查
【第598号】张东生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具备自首要件,其亲属不配合抓捕的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第599号】杨淑敏故意杀人案——在被告人翻供的情况下如何根据供证关系定案
【第601号】朱高伟强奸、故意杀人案——中止犯罪中的“损害”认定
【第610号】侯卫春故意杀人案——在故意杀人犯罪中醉酒状态能否作为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第611号】李官容抢劫、故意杀人案——对既具有自动性又具有被迫性的放弃重复侵害行为,能否认定犯罪中止
【第627号】张更生等故意杀人、敲诈勒索、组织卖淫案——如何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单位
【第633号】焦祥根、焦祥林故意杀人案——以欺骗手段诱使他人产生犯意,并创造犯罪条件的,构成共同犯罪
【第634号】龙世成、吴正跃故意杀人、抢劫案——共同抢劫杀人致一人死亡案件,如何准确区分主犯之间的罪责
【第647号】姚国英故意杀人案——因长期遭受虐待和家庭暴力而杀夫能否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对此类故意杀人犯能否适用缓刑
【第654号】陈乃东故意杀人案——对“零口供”案件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第655号】朱某故意杀人、盗窃案——如何把握死刑案件的证明标准
【第657号】覃玉顺强奸、故意杀人案——对罪行极其严重的故意杀人未遂犯,能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682号】罗莱故意杀人、放火案——办理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699号】吕志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案——如何认定“送亲归案”情形下的自动投案
【第700号】袁翌琳故意杀人案——对亲属报警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行为的认定
【第701号】周元军故意杀人案——不明知自己已被公安机关实际控制而投案的,不认定为自首,但可酌情从轻处罚
【第705号】李吉林故意杀人案——如实供述杀人罪行后,又翻供称被害人先实施严重伤害行为的,能否认定为对主要犯罪事实的翻供
【第714号】杨彦玲故意杀人案——如实供述自己所参与的对合型犯罪中对方的犯罪行为,不构成立功
【第718号】张春亭故意杀人、盗窃案——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案发起因构成其他犯罪的,是否属于自首
【第728号】吕锦城、黄高生故意杀人、拐卖儿童案——拐卖儿童过程中杀害被拐卖儿童亲属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29号】徐科故意杀人、强奸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和辩解及如何结合被告人的庭前认罪供述认定案件事实
【第737号】李飞故意杀人案——对民间矛质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如何适用死缓限制减刑
【第738号】晏朋荣故意杀人、抢劫案——关健证据存在疑点,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案件,应当宣告无罪
【第746号】刘祖枝故意杀人案——提供农药由丈夫自行服下后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导致丈夫中毒身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747号】汪某故意杀人、敲诈勒索案——如实供述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经掌握的罪行在事实上密切关联的,不构成自首
【第761号】张某故意杀人案——如何在近亲属之间的杀人犯罪案件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体现罪责刑相适应
【第762号】苏光虎故意杀人案——对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证据确实、充分”的定案标准
【第789号】屠桂军等故意杀人案——对共同犯罪中“零口供”的被告人如何认定其犯罪事实
【第810号】邓明建故意杀人案——对直系亲属间帮助自杀的行为如何定性处罚
【第811号】赵新正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确已准备去投案”和“正在投案途中”
【第830号】胡金亭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刑法第四十九条“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死亡”
【第831号】李国仁故意杀人案——杀人后主动报警表示投案,等待抓捕期间又实施犯罪的,能否认定为自首
【第832号】李某故意伤害案——如何通过主观认识要素区分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
【第834号】韦风强奸、故意杀人案——被害人因躲避强奸在逃离过程中失足落水,行为人未实施救助,导致被害人溺水死亡的事实是认定为强奸罪的加重情节还是单独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第866号】陈志故意杀人、劫持汽车案——杀人后劫车逃跑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77号】杜某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第878号】黄某故意杀人案——在故意杀人案件中如何认定证据是否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以及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依法作出无罪判决对刑事审判工作具有哪些示范意义
【第910号】陆华故意杀人案——在醉酒驾驶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区分交通肇事罪与(间接)故意杀人罪
【第914号】张文明故意杀人案——如何运用间接证据认定交通肇事者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遗弃并致使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以及如何结合在案证据审查被告人提出的新辩解是否成立
【第923号】曲振武、胡英辉故意杀人案——雇凶者没有直接实施杀人行为,并翻供否认犯罪的,如何认定雇凶杀人犯罪事实
【第924号】尹斌故意杀人、强制猥亵妇女案——判处死刑的被告人在上诉期满后申请撤回上诉的,如何处理
【第925号】李中海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中的间接故意杀人犯罪
【第926号】邢某、吴某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案件中非法证据的审查判断及处理
【第927号】杜成军故意杀人案——在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中,对具有轻度精神障碍,认识和控制能力所受影响不大的被告人,是否可以不从轻处罚
【第928号】喻春等故意杀人案——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如何认定“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
【第929号】胡某故意杀人、强奸案——除供述外没有指向明确的证据,且供述不稳定、与其他证据相矛盾的案件,能否作出有罪判决
【第943号】冯维达、周峰故意杀人案——行为人对其主观心态的辩解是否影响自首的成立
【第944号】张芳元故意杀人案——如何区分“形迹可疑人”与“犯罪嫌疑人”
【第946号】李振国强奸案——采取足以致人伤亡的暴力手段实施强奸,并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是以强奸罪一罪论处还是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
【第964号】郭春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故意杀人未遂情形下行为人的主观心态
【第965号】孟令廷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向司法机关主动如实供述本人真实身份及所犯不同种余罪的,对余罪能否认定为自首
【第982号】王某强奸案——因欲实施强奸导致被害人落水,被告人不实施救助,致使被害人溺水死亡的,被告人是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以“强奸致使被害人死亡”论处
【第992号】乐燕故意杀人案——具有抚养义务的人,因防止婴幼儿外出将婴幼儿留置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房间,为了满足其他欲求而放任婴幼儿死亡危险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93号】万道龙等故意杀人案——拒不履行扶养义务,将出生不久的女婴遗弃在获救希望渺茫的深山野林的,如何定性
【第994号】黄志坚故意杀人案——逆向情节并存时如何把握量刑的一般原则以及因民间纠纷激化行凶杀人,既具有杀死纠纷一方成年人,杀死、杀伤无辜儿童等从重处罚情节,又具有自首等从轻处罚情节的,如何准确把握量刑尺度
【第1006号】扎西杰参等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包庇案——上诉人在二审期间脱逃,仅有原审被告人在案的,应当如何处理
【第1007号】 孙连义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投毒案件中的证据确实、充分标准以及投毒后造成目标之外他人死亡发生的,如何定性
【第1022号】尹宝书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和适用审判的时候已满75周岁的人一般不判处死刑的法律规定
【第1023号】李某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一审判处被告人死缓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仅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上诉的情形,对刑事部分应当适用何种程序审理
【第1024号】李万华故意杀人、盗窃案——对无法排除其他人作案可能的案件能否核准死刑
【第1044号】黄光故意杀人、诈骗案——打电话报警但未承认自己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认定为自首以及如何审查判断经鉴定属于被害人真实签名的保证书等书证的真实性
【第1045号】张静故意杀人案——玩“危险游戏”致人死亡案件中行为人主观心态的认定
过失致人死亡罪【第二百三十三条】
【第127号】王长友过失致人死亡案——假想防卫如何认定及处理?
【第201号】穆志祥被控过失致人死亡案——致人死亡无罪过,违法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的不构成犯罪?
【第243号】李满英过失致人死亡案——驾驶交通工具在非公共交通范围内撞人死亡的应如何定性?
【第262号】王芝兰过失致人死亡案——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在乡村卫生室外工作的乡村医生行医致人死亡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345号】王刚强、王鹏飞过失致人死亡案——交通运输管理站工作人员在稽查路费过程中追赶逃费车辆致人身亡的应如何定罪
【第346号】朱家平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疏忽大意的过失与意外事件
【第370号】李宁、王昌兵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之间的界限
【第440号】韩宜过失致人死亡案——无充分证据证实伤害行为与伤害后果有因果关系的,不能认定成立故意伤害罪
【第450号】蒋勇、李刚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共同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
【第635号】杨春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过失致人死亡罪与故意伤害罪(致死)
【第812号】季忠兵过失致人死亡案——特殊环境下被告人致人死亡,如何评价被告人的主观罪过
【第996号】肖某过失致人死亡案——对家长体罚子女致子女死亡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故意伤害罪【第二百三十四条】
【第26号】于景森故意伤害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范围、当事人以及民事赔偿的范围、数额应如何确定?
【第74号】孟铁保等赌博、绑架、敲诈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案——扣押、拘禁他人强索赌债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86号】王国清等抢劫、故意伤害、盗窃案——转化刑抢劫罪的刑法适用?
【第90号】蒋志华故意伤害案-使用暴力手段向债务人的亲属索要欠债致人伤害应如何定性?
【第91号】包胜芹故意伤害、抢劫案——教唆他人抢劫自己与妻子的共同财产是否构成抢劫罪?
【第114号】李小平等故意伤害案——对不具有法定减轻处罚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如何适用刑罚?
【第133号】苏良才故意伤害案——互殴中的故意伤害行为是否具有防卫性质?
【第138号】张建国故意伤害案——互殴停止后又为制止他方突然袭击而防卫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
【第142号】张畏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贷款诈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非法经营、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拘禁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应如何把握?
【第172号】刘某诉江某故意伤害案——自诉案件中的自首情节如何认定型?
【第177号】王逸故意伤害案——多份鉴定结论互相矛盾的应如何审查采信?
【第199号】黄土保等故意伤害案——如何认定教唆犯的犯罪中止?
【第200号】吴学友故意伤害案——被雇佣人实施的行为未达到犯罪的程度又超出授意的范围,对雇佣人应如何定罪处罚?
【第221号】姜方平非法持有枪支、故意伤害案——被告人对事实性质的辩解不影响如实供述的成立?
【第223号】蔡勇、李光等故意伤害、窝藏案——被窝藏人主动供述他人窝藏犯罪的不能认定为立功?
【第224号】胡咏平故意伤害案——当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后便准备防卫工具是否影响防卫性质的认定?
【第225号】杨安等故意伤害案——寻衅滋事随意殴打他人致人重伤、死亡的应如何定罪?
【第226号】罗靖故意伤害案——掌推他人致其头部碰撞造成死亡应如何定罪量刑?
【第260号】王雪玲故意伤害案——法庭获取的新证据未经庭审质证不得作为定案的证据?
【第278号】宋东亮、陈二永强迫交易、故意伤害案——在共同强迫交易过程中,一人突然持刀重伤他人,对其他参与共同强迫交易的被告人应如何定罪处罚?
【第279号】夏侯青辉等故意伤害案——对刑法修订前发生,刑法修订后交付审判的故意伤害致人重伤造成“植物人”的案件,应如何适用刑罚?
【第296号】曾劲青、黄剑新保险诈骗、故意伤害案——保险诈骗罪主体、犯罪形态的认定?
【第297号】赵泉华被控故意伤害案——正当防卫仅致不法侵害人轻伤的不负刑事责任?
【第298号】赖忠、苏绍俊、李海等故意伤害案——抢回赌资致人轻伤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317号】潘儒岭故意伤害案——人民法院应如何处理公诉转自诉案件?
【第347号】乌斯曼江、吐尔逊故意伤害案——没有共同犯罪故意不构成共同犯罪
【第348号】耿万红故意伤害案——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能否独立参加附带民事诉讼;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应否被列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共同被告人
【353号】范尚秀故意伤害案——对精神病人实施侵害行为的反击能否成立正当防卫
【第371号】高泳故意伤害案——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伤害的,应由该法人或组织承担民事责任
【第389号】洪志宁故意伤害案——故意伤害行为导致被害人心脏病发作猝死的如何量刑
【第390号】马良生故意伤害案——雇主是否应对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394号】陈国策故意伤害案——实施犯罪行为后滞留犯罪现场等候警方处理的行为能否认定自动投案
【第400号】张德军故意伤害案——见义勇为引发他人伤亡的如何处理
【第409号】王兴佰、韩涛、王永央故意伤害案——共同故意伤害犯罪中如何判定实行过限行为
【第410号】蔡世祥故意伤害案——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敌意伤害行为致人死亡的如何定罪
【第418号】张勇故意伤害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民事部分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
【第432号】杨某某故意伤害案——明知先行行为会引发危害后果而不予以防止的行为构成故意犯罪
【第433号】李明故意伤害案——为预防不法侵害而携带防范性工具能否阻却正当防卫的成立
【第434号】:赵金明等故意伤害案——持刀追砍致使他人泅水逃避导致溺水死亡的如何定罪
【第440号】韩宜过失致人死亡案——无充分证据证实伤害行为与伤害后果有因果关系的,不能认定成立故意伤害罪
【第459号】杜益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共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中,被告人如实供认公安机关没有掌握的其致人死亡的关键情节,是否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第507号】王立刚等故意伤害案——如何区分故意伤害罪与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
【第513号】程文岗等故意伤害案——共同犯罪案件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部分被告人达成调解协议的如何处理
【第524号】索和平故意伤害案——故意伤害致死尊亲属的如何量刑
【第525号】王秋明故意伤害案——被告人在案发后电话报警的行为是否成立自首
【第567号】陈玲、程刚故意伤害案——父母为教育孩子而将孩子殴打致死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568号】张化故意伤害案——聚众斗殴致人死亡的应如何定罪
【第569号】韩霖故意伤害案——如何认定防卫过当
【第600号】闫子洲故意伤害案——将正在实施盗窃的犯罪分子追打致死的行为如何量?
【第635号】杨春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过失致人死亡罪与故意伤害罪(致死)
【第656号】陈亚军故意伤害案——直接言词证据为孤证,其他间接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的,应依法作出无罪判决
【第683号】郭学周故意伤害、抢夺案——实施故意伤害行为,被害人逃离后,行为人临时起意取走被害人遗留在现场的财物,如何定性
【第698号】熊华君故意伤害案——现场待捕型自首的认定条件
【第745号】杨伟故意伤害案——如何确定犯罪行为对应的法定最高刑及追诉期限
【第775号】陈黎明故意伤害案——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因有漏罪而被起诉,在漏罪审理期间又故意犯新罪,是否属于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形
【第813号】杨道计等故意伤害案——仅有被害人家属证言证实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认定被害人死亡?如何认定伤害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第832号】李某故意伤害案——如何通过主观认识要素区分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
【第843号】王鑫等强奸、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抢劫案——轮奸幼女的,是否同时适用轮奸加重处罚和奸淫幼女从重处罚情节;对具有多种量刑情节的被告人应当如何规范量刑;若无抗诉,因程序违法被发回重审的,能否加重对被告人的处罚
【第930号】付代林故意伤害案——如何审查人身伤害鉴定意见
【第945号】林捷波故意伤害案——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未立案的案件,是否受追诉时效的限制
【第965号】孟令廷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向司法机关主动如实供述本人真实身份及所犯不同种余罪的,对余罪能否认定为自首
【第995号】李艳勤故意伤害案——对家庭成员长期实施虐待,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暴力殴打直接造成家庭成员重伤、死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1023号】李某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一审判处被告人死缓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仅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上诉的情形,对刑事部分应当适用何种程序审理
【第1025号】钟兆桂、伍斯云等故意伤害案——原判因错误认定被告人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而减轻处罚的,重审纠正后能否据此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第1026号】肖胜故意伤害案——因不满医院治疗效果而持刀伤害医护人员的,如何定性
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
【第931号】王海涛等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既、未遂以及情节严重如何认定
强奸罪【第二百三十六条】
【第20号】白俊峰强奸案——丈夫强奸妻子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51号】王卫明强奸罪——丈夫可否成为强奸罪的主体?
【第128号】张烨等强奸、强制猥亵妇女案——如何认定共同犯罪的中止?
【第154号】杨庆龙强奸、抢劫案——检察机关在法定期限内口头抗诉、在法定期限后提出书面抗诉的是否有效?
【第178号】谢茂强等强奸、奸淫幼女案——行为人既实施了强奸妇女的行为又实施了奸淫幼女的行为应如何定罪?
【第202号】丁立军强奸抢劫、盗窃案——在假释考验期间直至期满后连续实施犯罪是否应撤销假释并构成累犯?
【第227号】马尔丹米歇尔涉嫌强奸引渡案——引渡案件如何进行司法审查?
【第228号】曹占宝强奸案——如何理解强奸“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以及能否对此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第280号】李尧强奸案——与未满刑事责任年龄的人轮流强奸同一幼女是否成立轮奸?
【第281号】唐胜海、杨勇强奸案——轮奸案件中一人强奸既遂一人未遂的应如何处理?
【第324号】王胜平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理由
【第395号】滕开林、董洪元强奸案——通奸后帮助他人强奸是否构成共犯
【第396号】陈某强奸案——如何把握强奸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411号】何荣华强奸、盗窃案——如何理解“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
【第495号】谭荣财、罗进东强奸、抢劫、盗窃案——强迫他人性交、猥亵供其观看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514号】陆振泉强奸案——如何认定强奸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第580号】虞正策强奸、抢劫案——在入户强奸过程中临时起意劫取财物的,能否认定为“入户抢劫”
【第601号】朱高伟强奸、故意杀人案——中止犯罪中的“损害”认定
【第613号】王志坚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把握抢劫犯罪案件中加重情节的认定
【第636号】林明龙强奸案——在死刑案件中,被告人家属积极赔偿,取得被害方谅解,能否作为应当型从轻处罚情节
【第657号】覃玉顺强奸、故意杀人案——对罪行极其严重的故意杀人未遂犯,能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658号】刘正波、刘海平强奸案——欠缺犯意联络和协同行为的同时犯罪,不能认定为共同犯罪
【第699号】吕志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案——如何认定“送亲归案”情形下的自动投案
【第713号】冯绍龙等强奸案——被告人亲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认定为立功
【第729号】徐科故意杀人、强奸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和辩解及如何结合被告人的庭前认罪供述认定案件事实
【第750号】韩江维等抢劫、强奸案——指认被害人住址并多次参与蹲守,但此后未参与实施抢劫的,是否属于犯罪中止
【第763号】王维喜强奸案——关于瑕疵证据的采信与排除
【第790号】张甲、张乙强奸案——共谋轮奸,一人得逞,未得逞的人是否构成强奸既遂?如何区分该类犯罪案件中的主、从犯地位
【第792号】苑建民、李佳等绑架、强奸案——行为人实施强奸行为完毕离开现场后,其他帮助犯起意并对同一被害人实施轮奸行为的,能否认定该行为人构成轮奸
【第814号】刘某抢劫、强奸案——为抢劫、强奸同一被害人,穿插实施多种多次暴力犯罪行为,致使被害人跳楼逃离过程中造成重伤以上后果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833号】邱垂江强奸案——一审宣告无罪后,检察机关提出抗诉并提供对定罪有重大影响新证据的,二审不得直接改判有罪
【第834号】韦风强奸、故意杀人案——被害人因躲避强奸在逃离过程中失足落水,行为人未实施救助,导致被害人溺水死亡的事实是认定为强奸罪的加重情节还是单独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第843号】王鑫等强奸、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抢劫案——轮奸幼女的,是否同时适用轮奸加重处罚和奸淫幼女从重处罚情节;对具有多种量刑情节的被告人应当如何规范量刑;若无抗诉,因程序违法被发回重审的,能否加重对被告人的处罚
【第929号】胡某故意杀人、强奸案——除供述外没有指向明确的证据,且供述不稳定、与其他证据相矛盾的案件,能否作出有罪判决
【第946号】李振国强奸案——采取足以致人伤亡的暴力手段实施强奸,并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是以强奸罪一罪论处还是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
【第978号】何某强奸案——奸淫幼女案件中如何判断行为人“应当知道”被害人系幼女
【第979号】卓智成等强奸案——行为人明知他人系采取暴力、胁迫手段迫使被害人表面“同意”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如何定性,以及指使他人物色幼女供其奸淫后给付金钱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80号】谈朝贵强奸案——如何界定“共同家庭生活关系”以及与幼女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多次奸淫幼女致其怀孕,是否属于奸淫幼女“情节恶劣”
【第981号】刘某强奸案——对未成年人与幼女正常交往过程中自愿发生性关系案件的政策把握与缓刑适用
【第982号】王某强奸案——因欲实施强奸导致被害人落水,被告人不实施救助,致使被害人溺水死亡的,被告人是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以“强奸致使被害人死亡”论处
【第983号】李明明强奸案——共同犯罪人未经共谋在不同地点先后强奸同一被害人的是否构成轮奸以及如何认定强奸罪中的“情节恶劣”
【第984号】王某某强奸案——对既无被害人陈述也未提取到直接指向被告人强奸的物证,且被告人翻供的性侵智障幼女案件,如何审查判断证据
【第985号】淡某甲强奸、猥亵儿童案——如何准确把握奸幼型强奸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第986号】杜周兵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行为人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到案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猥亵儿童事实的,不构成自首
【第990号】赵祺勇、蒋明科嫖宿幼女案——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以支付金钱的方式与幼女自愿发生性关系的如何定性以及共同犯罪人先后嫖宿同一幼女的如何把握情节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第二百三十七条】
【第128号】张烨等强奸、强制猥亵妇女案——如何认定共同犯罪的中止?
【第495号】谭荣财、罗进东强奸、抢劫、盗窃案——强迫他人性交、猥亵供其观看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24号】尹斌故意杀人、强制猥亵妇女案——判处死刑的被告人在上诉期满后申请撤回上诉的,如何处理
【第986号】杜周兵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行为人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到案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猥亵儿童事实的,不构成自首
【第987号】王晓鹏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如何界分正常医疗检查与猥亵犯罪行为以及强制猥亵对象中既包括已满14周岁女性又包括未满14周岁女童的,对所犯数罪是否并罚
猥亵儿童罪【第二百三十七条】
【第495号】谭荣财、罗进东强奸、抢劫、盗窃案——强迫他人性交、猥亵供其观看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85号】淡某甲强奸、猥亵儿童案——如何准确把握奸幼型强奸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第986号】杜周兵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行为人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到案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猥亵儿童事实的,不构成自首
【第987号】王晓鹏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如何界分正常医疗检查与猥亵犯罪行为以及强制猥亵对象中既包括已满14周岁女性又包括未满14周岁女童的,对所犯数罪是否并罚
【第988号】 林求平猥亵儿童案——猥亵儿童犯罪案件的证据审查以及零口供、零直接客观证据的猥亵儿童案件中犯罪事实的认定
【第989号】吴茂东猥亵儿童案——如何认定“猥亵”和界分猥亵犯罪行为与猥亵违法行为以及在教室讲台实施的猥亵是否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
非法拘禁罪【第二百三十八条】
【第74号】孟铁保等赌博、绑架、敲诈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案——扣押、拘禁他人强索赌债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142号】张畏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贷款诈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非法经营、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拘禁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应如何把握?
【第179号】周彩萍等非法拘禁案——将被捉奸的妇女赤裸捆绑示众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181号】辜正平非法拘禁案——为逼人还贷款非法关押借款人以外的第三人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263号】雷小飞等非法拘禁案——“索债型”扣押、拘禁案件的定性?
【第435号】胡经杰、邓明才非法拘禁案——为寻找他人而挟持人质的行为构成何罪
【第571号】李彬、袁南京、胡海珍等绑架、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案——帮人“讨债”参与绑架,与人质谈好“报酬”后将其释放,事后索要“报酬”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48号】徐强等非法拘禁案——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方式索回赌资的行为如何定性、公诉机关指控轻罪名,法院是否可以改变为重罪名以及一审法院将公诉机关指控的轻罪名变更为重罪名的,二审对此如何处理
【第997号】贾斌非法拘禁案——抱走年幼继女向欲离婚的妻子索要所支出的抚养费、彩礼费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08号】罗灵伟、蒋鼎非法拘禁案——无法查清被害人是否存在债务的情况下,如何认定行为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性质
绑架罪【第二百三十九条】
【第74号】孟铁保等赌博、绑架、敲诈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案——扣押、拘禁他人强索赌债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117号】周建平、卫杨林、吴江、刘有志抢劫、敲诈勒索案——如何区分抢劫罪与绑架罪、敲诈勒索罪的界限?
【第155号】熊志华绑架案——如何准确区分敲诈勒索罪与犯劫罪、绑架罪的界限?
【第156号】章浩等绑架案——基于索债目的帮助他人实施绑架行为的应如何定罪?
【第157号】颜通市等绑架案——给付定金方违约后为索回定金而非法扣押对方当事人子女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180号】田磊等绑架案——为索取债务劫持他人并致人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82号】程乃伟绑架案——特殊情况下减轻处罚的适用?
【第183号】吴德桥绑架案——在绑架中对被绑架人实施伤害致人重伤的应如何定罪量刑?
【第259号】陈宗发故意杀人、敲诈勒索案——将被害人杀死后,以被害人被绑架为名,向被害人亲属苈索钱财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第266号】李生跃盗掘古文化遗址案——盗割石窟寺内壁刻头像的行为如何定性将被害人杀死后,以被害人被绑架为名,向被害人亲属勒索钱款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第272号】杨保营等抢劫、绑架案——暴力劫持、拘禁他人之后迫使其本人交出现金行为的定性?
【第299号】王建平绑架案——杀害被绑架人未遂的,是否属于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杀害被绑架人的”情形?
【第443号】张舒娟敲诈勒索案——利用被害人年幼将其哄骗至外地继而敲诈其家属钱财的能否构成绑架罪
【第496号】俞志刚绑架案——绑架犯罪人绑架他人后自动放弃继续犯罪的如何处理
【第570号】白宇良、肖益军绑架案——绑架罪未完成形态的区分
【第571号】李彬、袁南京、胡海珍等绑架、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案——帮人“讨债”参与绑架,与人质谈好“报酬”后将其释放,事后索要“报酬”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659号】伍金洪、黄南燕绑架案——户籍证明与其他证据材料互相矛盾时,如何认定被告人的年龄
【第684号】郭永明等绑架案——户籍登记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如何准确认定被告人的年龄
【第792号】苑建民、李佳等绑架、强奸案——行为人实施强奸行为完毕离开现场后,其他帮助犯起意并对同一被害人实施轮奸行为的,能否认定该行为人构成轮奸
【第794号】张兴等绑架案——绑架犯罪案件中,非因被告人的故意、过失行为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认定为“致使被绑架人死亡”
【第947号】孙家洪、濮剑鸣等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在绑架案件中,能否仅依据行为人对被害人实施了人身控制行为就认定其具有“以勒索财物为目的”以及绑架罪中的“情节较轻”是否包括未遂情节
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二百四十条】
【第77号】张世林拐卖妇女案——拐卖两性人能否构成拐卖妇女罪
【第173号】胡从方拐骗儿童案——如何区分拐骗儿童罪和拐卖儿童罪?
【第229号】李邦祥拐卖妇女案——应收买的被拐卖妇女的要求将其再转卖给他人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728号】吕锦城、黄高生故意杀人、拐卖儿童案——拐卖儿童过程中杀害被拐卖儿童亲属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81号】武亚军、关倩倩拐卖儿童案——出卖亲生子女构成拐卖儿童罪,具备特殊情况的,可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第791号】刘友祝拐卖妇女案——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妇女“介绍对象”收取费用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35号】王献光、刘永贵拐卖儿童案——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32号】孙如珍、卢康涛拐卖儿童案——如何把握出卖亲生子女行为罪与非罪的界限以及如何区分居间介绍收养儿童和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拐卖儿童
【第991号】龚绍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强迫卖淫案——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又强迫其卖淫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1000号】郑明寿拐卖儿童案——如何理解偷盗型拐卖儿童罪中的“以出卖为目的”和“偷盗婴幼儿”中的“偷盗”
强迫劳动罪【第二百四十四条】
【第867号】朱斌等强迫劳动案——强迫劳动罪与非罪的认定
非法侵入住宅罪【第二百四十五条】
【第526号】毛君、徐杰非法侵入住宅案——入户盗窃财物数额未达到盗窃罪定罪标准,严重妨碍他人的居住与生活安宁的,可以按非法侵入住宅罪定罪处罚
侮辱罪【第二百四十六条】
【第1046号】蔡晓青侮辱案——如何认定“人肉搜索”致人自杀死亡的行为性质以及如何认定侮辱罪中“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提起公诉的情形
诽谤罪【第二百四十六条】
【第966号】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案——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暴力取证罪【第二百四十七条】
【第158号】周建忠暴力取证案——暴力迫使证人在询问笔录上签名按手印并致人轻伤的行为如何定性?
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
【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第741号】谢新冲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手机定位属于刑法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
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
【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第612号】周建平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非法购买公民电话通话清单后又出售牟利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719号】周娟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非法获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第1009号】胡某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通过非法跟踪他人行踪所获取的公民日常活动信息是否属于公民个人信息以及如何理解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中的“上述信息”“非法获取”以及“情节严重”
重婚罪【第二百五十八条】
【第10号】方伍峰重婚案——事实婚姻能否成为重婚罪的构成要件?
【第141号】陈越、邵某重婚案——自行调查重婚犯罪而遭受的物质损失应否获得附带民事赔偿?
【第419号】王艳重婚案——恶意申请宣告配偶死亡后与他人结婚的行为构成重婚罪
【第748号】自诉人桥本郁子诉被告人桥本浩重婚案——涉外重婚犯罪的管辖及域外证据在刑事审判中的审核采信
【第967号】 法兰克·巴沙勒·米伦等重婚案——外籍被告人与外籍配偶在境外结婚后,在我国境内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的,是否构成重婚罪
虐待罪【第二百六十条】
【第410号】蔡世祥故意伤害案——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敌意伤害行为致人死亡的如何定罪
【第647号】姚国英故意杀人案——因长期遭受虐待和家庭暴力而杀夫能否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对此类故意杀人犯能否适用缓刑
【第995号】李艳勤故意伤害案——对家庭成员长期实施虐待,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暴力殴打直接造成家庭成员重伤、死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98号】朱朝春虐待案——夫妻离婚后仍然共同生活的,属于虐待罪犯罪主体构成要件中的“家庭成员”
遗弃罪【第二百六十一条】
【第993号】万道龙等故意杀人案——拒不履行扶养义务,将出生不久的女婴遗弃在获救希望渺茫的深山野林的,如何定性
拐骗儿童罪【第二百六十二条】
【第173号】胡从方拐骗儿童案——如何区分拐骗儿童罪和拐卖儿童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